没有节操→_→

雾里看花没有发生任何事

《曹家人你们到底把我家人放哪里了?》

演唱:荀顗




昨天晚上,我在回家的路上。

突然想起,我家人都不在家。

我发给你们,二十六个怨念。

你们没有理,你们没有理。

你们回了(荀粲在我这儿by曹洪女)

叫我等等(荀彧在我这儿by曹孟德)

你们办♂完♂事就还我。

可是曹家人,你们这些混蛋。

你带着奉倩,离开了。(你带着文若,离开了。)




你们到底把我家人放哪里了?

你们到底把我家人放哪里了?

你们到底把我家人放哪里了?



寿春找了,许都也找了。

连八卦天王钟繇,我也都问过了。

你们就是忘了,你们就是忘了。

我们家在颍川。




荀家的痴情种们真的那么可爱吗!

荀家的痴情种们真的那么可爱吗!

荀家的痴情种们真的那么可爱吗!




凛冽的风,冰冷的雨。

邺城的落叶满地。

我已经气得不行。

弟弟爹爹你们在哪里。

“荀令君之子也!”

给这个命苦的孩子一点关爱吧。

爹爹啊弟弟,你们快快出现……



大不了我去祸祸曹爽曹髦!

大不了我去祸祸曹爽曹髦!

大不了我去祸祸曹爽曹髦!



不用麻烦了,不用麻烦了。

我那么冷心,一下敢去劝陈泰。

你们就乖乖呆在地下吧,不用麻烦了。

不用麻烦了,不用麻烦了。

我那么伤心,一下魏官给爹爹。

人家很忙的。




—————————————————————

PS:这就是一个(景倩:我荀家情种就得栽曹家手上是吧,仿佛身体被掏空,劳资要去报复社会)的故事。

我果然是景倩黑粉hhhh,咳,不过话说回来。

毌丘俭诛,子甸、妻荀应坐死。其族兄顗、族父虞并景帝姻通,共表魏帝以丐其命。”自己族妹要狗带,景倩立马跳出来求情,让我觉得丫就是个家庭主义者。

一个家庭主义者,哥哥弟弟们都死得比自己早;一个大孝子,幼年丧父暮年丧母;一个家族利益为上的人,一生无子过继从孙荀徽。

不禁......想抚摸景倩一把......

村里刚通网,玩了个老梗。
大家轻点丢烂菜叶子臭鸡蛋。 

评论(52)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