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节操→_→

雾里看花没有发生任何事

【考hua据lao向:文若究竟爱♡不爱♥曹总?有多爱?】

以前跟太太们在评论区瞎聊的时候,有太太说“文若迷弟很多,爱人少,标准偶像画风。”我仔细想了想,是这么个感觉,为啥会有迷妹觉得文若孤单,不仅是因为最后那事儿,更因为他有一种(我跟谁都熟,熟得点到为止)的感觉。唯一特别的就是曹总,有妹子发现了“文若对谁都温柔,就对着曹总狠。”

嗯……这大概是矮?  

啊不,爱!

我标题里的“爱”可以说是亲情向友情向甚至爱情向的。

 

下面容我开始瞎啰嗦——————————————————

1.依然要感谢荀妙妙给的曹操年表,大家可以从中看出,曹总之前的名声,非常好!

荀文若(比曹总小八岁)爱奇好士,曹总搞出了那么大动静,还来颍川打黄巾,有很大可能文若早就对曹孟德其人有所耳闻。绝不会是初平一、二年才知道曹总。

 

【熹平三年,公元174年,曹操21岁】

通过察举孝廉成为郎官,稍后被任命为洛阳北部尉,便封洛阳之副中将。

曹操成年,步入仕途,担任首都洛阳公安局城北分局局长。

曹操上任后,首先修缮分局,又制作了五种颜色的大棒,凡有犯法的,不管有多大的背景,都要受这棍刑。几个月之后,灵帝宠臣、宦官集团重要成员、小黄门蹇硕同志的叔父犯法,热血青年曹操初生牛犊不怕虎,直接把这位大叔打死了,整个京城风⽓因此焕然⼀新,再没有敢犯法的。利益受到极大侵犯的宦官集团虽然对曹操恼怒到极点,却因为曹操爷爷曹腾和老爸曹嵩的缘故,又不能把他怎么样,于是干脆表扬这个年轻公安局长的“丰功伟绩”,推荐曹操升任顿丘县县委书记,把这个打不得骂不得的人送出京城。

 

这么说吧,曹总虽然宦官家庭出身,但是他一直有着良好的名声。他跟宦官们不对付,帮着被宦官陷害的窦武等人,多次上书进谏,那时候很多士族很欣赏他。乔玄、何颙和许劭对他的评价都很高。

同时,曹总也不是什么寒门,寒门怎么跟四世三公袁本初竹马竹马?曹总家大业大,亲戚多,家里有的是钱。就连宦官出身名声不好这点,都被他通过自己的努力扭转了。

 

【熹平六年,公元177年,曹操23岁】

被任命为顿丘令。受任议郎。

【光和元年,公元178年,曹操24岁】

曹操因堂妹夫滁强侯宋奇被宦官诛杀,受到牵连,被免去官职。归隐谯县故乡。

【光和三年,公元180年,曹操26岁】

被朝廷征召,担任议郎。

【光和七年/中平元年,公元184年,曹操30岁】

二月,黄巾军起义,黄巾党人作乱。被任命为骑都尉,讨颍川贼。

四月,率领两千人讨伐黄巾贼有功,受朝廷重用。

十二月,平息黄巾起义,改元中平。

 

曹总去颍川打黄巾的时候,文若二十出头吧,184减去163,21岁。大家想想21岁的热血青年荀文若,听闻一个搞得京城腥风血雨(不)焕然一新的男人来到自己家乡颍川打黄巾军,会有怎样的内心波动呢?想不想去见一见呢?  

而且!夸过曹总的何颙,也是评价文若是“王佐之才”的那个人,同一个人!何颙跟着荀攸一起去刺董,事情败露后下狱而死。文若把他葬在荀爽冢旁,真把何颙当自家人对待(感谢这位前辈帮自己拉西皮hhhhhh)。

可以说曹荀,真是上天注定的缘分呢hhhhh                                                

初,(何)颙见曹操,叹曰:“汉家将亡,安天下者必此人也。”操以是嘉之。【后汉书•何颙传】

彧年少时,南阳何颙异之,曰:"王佐才也。"     【三国志•荀彧传】

 

2. 前面我们可以看到文若很可能早就注意曹总,他不注意,何颙也会注意。而文若不找袁绍找曹总的原因,很简单,其实他从未看上过本初。文若受韩馥的邀请出发,到了冀州,发现冀州已经易主。会冀州牧同郡韩馥遣骑迎之,莫有随者,彧独将宗族至冀州。而袁绍已夺馥位,待彧以上宾之礼。没过多久,他就走了。前前后后完全是个大乌龙hhhhhh

 

【初平元年(190年)正月,曹操36岁】

各地群雄起兵,打出讨董的旗号,当中包括:

勃海太守袁绍、后将军袁术、冀州牧韩馥、豫州刺史孔伷、兖州刺史刘岱、河内太守王匡、陈留太守张邈、广陵太守张超、东郡太守桥瑁、山阳太守袁遗、济北相鲍信。曹操则属于张邈军。

丁亥日开始,董卓以车驾先送献帝西迁。又以步兵、骑兵逼徙洛阳数百万人到长安,百姓被人踩死、被马踏死、饥饿而死、遭抢劫而被杀的堆满道路。董卓则留在洛阳毕圭苑,下令捉拿富翁,以罪名将他们杀害,没收财产,死者不计其数。又派吕布掘开先帝帝陵及公卿以下的冢墓,没收内里的珍宝。最后放火烧了洛阳宫庙、官府、居家,洛阳二百里内,建筑物全毁,鸡犬不留,董卓便留守在洛阳圬附近。

三月乙巳日,献帝到达长安,因董卓未到,便以王允辅政。而董卓在戊午日,因袁绍起兵而杀了其叔父袁隗、袁基及家人,涉及五十多人,包括婴孩、妇女。

虽然如此,联军仍畏惧董卓军强,所以不愿先行,只有曹操认为既然起兵讨董,就应有所行动,所以便率兵向西,准备进驻成皋,张邈亦派卫兹领兵随军。军到荥阳汴水时,遇上董卓大将徐荣,双方交战,曹军因兵少不利,曹操更被箭射中,坐骑也受伤。曹操堂弟曹洪将马给了曹操,曹操不接受,曹洪便说:“天下可无洪,不可无君!”便让曹操上马,自己徒步追从,趁夜逃走。

而徐荣见力战了一日,酸枣又不是易攻,便率领兵马回去。曹操回到酸枣后,见联军虽有十多万人,但每日都只在设宴聚会,不图进取,曹操十分不满,便向他们进计:只要袁绍领河内兵到孟津,酸枣将领进驻成皋,占据敖仓,在轘辕、太谷建立营塞,控制险要,袁术则由南阳到丹、析,入武关偷袭关中,那时形势便可大定,又认为如果只是在此不图进取,只会失去天下名望,招来耻辱。但张邈等人不接受,曹操便带夏侯惇等到扬州,募得千多兵,屯兵河内,转属袁绍。

【初平二年,公元191年,曹操37岁】

黑山军于毒、白绕、眭固等叛乱,曹操挥师东郡,击破白绕部,破十万黑山贼。袁绍表为东郡太守,荀彧离开袁绍阵营,投靠曹操。

【初平三年,公元192年,曹操38岁】

春,曹操在顿丘(今河南清丰西南)大破黑山军于毒部,在内黄(今河南内黄西北)大破黑山军眭固和正在东郡骚扰的匈奴于扶罗,平定东郡。

曹操起兵以来苦无地盘,至此有了东郡这一立足之地。

四月,黄巾军百万余众涌入兖州境内东平、任城一带。

 

大家可以看清楚,曹总这个时候连一方诸侯都不是,不是属于张邈军下,就是属于袁绍军下。他有着一腔热血,心怀天下,为民请命,九死一生逃回来,便规劝在酸枣的诸侯出兵讨董,然而没有人会听他的,人家心里盘算着自己的利益。这时的曹孟德只是个小人物,身边拥有的是他的亲属们(为曹洪惇叔点个赞),但是他非常热血!正义!

在荀文若的心里,他比起那波诸侯,更像个英雄。  

文若不顾袁绍的上宾之礼,转而投到了连立足之地都没有的曹总手下。

那年文若二十九岁,襄阳太太说得没错,他就是冲着理想去的,心甘情愿选了个hard模式。文若不是二十九岁才出生,之前的二十多年里他已经见识了很多积累了很多,这是曹荀的劣势(不是竹马竹马),也是优势(谁也不会是谁的附属,彼此拥有独立的人格,不断磨合成长。文若找到曹总,不仅因为对他的欣赏和敬爱,还因为自己的抱负与理想)。

 

3.文若去见郭贡是豁出了性命。一个人去敌营别以为是拍戏,无论文若对自己的口才多么有自信,他心里肯定也清楚,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自己是冒着掉脑袋的风险。

 

彧知邈为乱,即勒兵设备,驰召东郡太守夏侯惇,而兖州诸城皆应布矣。时太祖悉军攻谦,留守兵少,而督将大吏多与邈、宫通谋。惇至,其夜诛谋叛者数十人,众乃定。豫州刺史郭贡帅众数万来至城下,或言与吕布同谋,众甚惧。贡求见彧,彧将往。惇等曰:“君,一州镇也,往必危,不可。”彧曰:“贡与邈等,分非素结也,今来速,计必未定;及其未定说之,纵不为用,可使中立,若先疑之,彼将怒而成计。”贡见彧无惧意,谓鄄城未易攻,遂引兵去。

 

太祖征徐州,使昱与荀彧留守鄄城。张邈等叛迎吕布,郡县响应,唯鄄城、范、东阿不动。布军降者,言陈宫欲自将兵取东阿,又使氾嶷取范,吏民皆恐。彧谓昱曰:“今兖州反,唯有此三城。宫等以重兵临之,非有以深结其心,三城必动。君,民之望也,归而说之,殆可!”

 

陈宫张邈(这个曹总想把家人托付给他的挚友)背叛了曹总,文若程昱惇叔一起为曹总守下了根据地。那个时候没有程昱去保全三城的话,大家一起跪在兖州。想一想,也不会有后来的故事了……

昱少时常梦上泰山,两手捧日。昱私异之,以语荀彧。及兖州反,赖昱得完三城。於是彧以昱梦白太祖。太祖曰:“卿当终为吾腹心。”昱本名立,太祖乃加其上“日”,更名昱也。

 

文若说程昱捧太阳那些话也是有心为曹总打气。当时大祸刚过,形势危急。大家可以想象在饥荒,蝗灾,食人肉的状况下(大饥,人相食),文若过的是什么日子。曹总会看不到这个主动来投奔他、不背叛他、为他豁出性命,目前正在吃苦的大家公子

你以为后来曹总为什么要对文若花式封赏,都不是大风刮过来的。

 

程昱生性刚戾,与人多有不和,所以,很多人不喜欢他,还有人常常诬告他妄图谋反,曹操却对其赐待益厚。

曹操将献帝迎许县,遂以许为都。曹操以亲信谋士荀彧为侍中、守尚书令,自己出征,便由荀彧总理朝政。

 

从曹总对程昱的态度来说(有人举报程昱谋反,多疑如曹总却压根不信),他对这些早期跟他打天下的人是相当信任的。所以文若当侍中(陪献帝),是曹总让他去的。

 

4. 官渡之战大家出全力(文若稳定后方,荀攸出计献策,钟繇送两千马)。赤壁败了曹总还有家可回,官渡败了很有可能连老窝都保不住。所以曹荀两人拼命是应该的。至于他们怎么拼命的,在曹总爱不爱文若里有写:我是哲学的小链接~

 

自太祖之迎天子也,袁绍内怀不服。绍既并河朔,天下畏其强。太祖方东忧吕布,南拒张绣,而绣败太祖军于宛。绍益骄,与太祖书,其辞悖慢。太祖大怒,出入动静变于常,众皆谓以失利于张绣故也。钟繇以问彧,彧曰:“公之聪明,必不追咎往事,殆有他虑。”则见太祖问之,太祖乃以绍书示彧,曰:“今将讨不义,而力不敌,何如?”彧曰:“古之成败者,诚有其才,虽弱必强,苟非其人,虽强易弱,刘、项之存亡,足以观矣。今与公争天下者,唯袁绍尔。绍貌外宽而内忌,任人而疑其心,公明达不拘,唯才所宜,此度胜也。绍迟重少决,失在后机,公能断大事,应变无方,此谋胜也。绍御军宽缓,法令不立,土卒虽众,其实难用,公法令既明,赏罚必行,士卒虽寡,皆争致死,此武胜也。绍凭世资,从容饰智,以收名誉,故士之寡能好问者多归之,公以至仁待人,推诚心不为虚美,行己谨俭,而与有功者无所吝惜,故天下忠正效实之士咸愿为用,此德胜也。夫以四胜辅天子,扶义征伐,谁敢不从?绍之强其何能为!”太祖悦。彧曰:“不先取吕布,河北亦未易图也。”太祖曰:“然。吾所惑者,又恐绍侵扰关中,乱羌、胡,南诱蜀汉,是我独以兖、豫抗天下六分之五也。为将奈何?”彧曰:“关中将帅以十数,莫能相一,唯韩遂、马超最强。彼见山东方争,必各拥众自保。今若抚以恩德,遣使连和,相持虽不能久安,比公安定山东,足以不动。钟繇可属以西事。则公无忧矣。”

 

后从救刘延于白马,攸画策斩颜良。语在《武纪》。太祖拔白马还,遣辎重循河而西。袁绍渡河追,卒与太祖遇。诸将皆恐,说太祖还保营,攸曰:“此所以禽敌,奈何去之!”太祖目攸而笑。遂以辎重饵贼,贼竞奔之,陈乱。乃纵步骑击,大破之,斩其骑将文丑,太祖遂与绍相拒于官渡。军食方尽,攸言于太祖曰:“绍运车旦暮至,其将韩猛锐而轻敌,击可破也。”太祖曰:“谁可使?”攸曰:“徐晃可。”乃遣晃及史涣邀击破走之,烧其辎重。会许攸来降,言绍遣淳于琼等将万馀兵迎运粮,将骄卒惰,可要击也。众皆疑。唯攸与贾诩劝太祖。太祖乃留攸及曹洪守。太祖自将攻破之,尽斩琼等。绍将张郃、高览烧攻橹降,绍遂弃军走。郃之来,洪疑不敢受,攸谓洪曰:“郃计不用,怒而来,君何疑?”乃受之。

 

太祖在官渡,与袁绍相持,繇送马二千馀匹给军。太祖与繇书曰:“得所送马,甚应其急。关右平定,朝廷无西顾之忧,足下之勋也。昔萧何镇守关中,足食成军,亦适当尔。”

 

5. 对于文若数次推辞曹总给他的封赏的问题,我觉得谦虚是荀家的传统hhhhh

十二年,下令大论功行封,太祖曰:“忠正密谋,抚宁内外,文若是也。公达其次也。”增邑四百,并前七百户,魏书曰:太祖自柳城还,过攸舍,称述攸前后谋谟劳勋,曰:“今天下事略已定矣,孤原与贤士大夫共飨其劳。昔高祖使张子房自择邑三万户,今孤亦欲君自择所封焉。”

↑↑↑↑曹总举例举的张子房三万户耶,公达封户不算多,纯粹因为他谦虚,曹总让他自择所封,他就挑了四百户而已…… 亲爱的,曹总举例举的三万户耶……虽然你不至于狮子大开口,但也别小猫开口的效果啊…… 

 

而且曹总给文若的好处确实太过分了!你们造吗?建安八年给文若封千户, 甚至惇叔这个创业最初就跟着曹总的血亲系的心腹武将,那时都才七百户呢……不推辞对得起谁啊喂…… 

 

建安八年封彧为万岁亭侯,封千户。

建安十二年增封守尚书令彧户一千,并前二千户。

 

表三公疑云有翻雪太太总结是他们商量之后的结果,我甩个链接给大家:我是哲学的小链接~

 

操欲表彧为三公,彧使荀攸申让,至于十数,乃止。

 

6. 文若到建安十六年还在出力有襄阳太太总结,甩个链接给大家:我是哲学的小链接~

文若后期出力的总结,说他消极怠工的~  

人才这种资源,真以为是源源不绝的啊?文若前期爆发似地推荐人才,是因为他积累了二十年左右。后期用的用,挂的挂,让推荐新的人才,不得再次积累,再去找吗?

 

典略曰:彧有群从一人,才行实薄,或谓彧:“以君当事,不可不以某为议郎邪?”彧笑曰:“官者所以表才也,若如来言,众人其谓我何邪!”其持心平正皆类此。

荀彧亲戚一类的人里,有一个并没有才的人对荀彧说:“以您的地位,完全可以给我个官做做。”荀彧笑着说:“当官的人得是有才的人,如果如你所言让你做了官,人家会怎么看我呀!”

 

他对自家人都是(不才不用)的态度,要求这么严,筛选力度大,自然不是分分钟推荐出一筐人。那是推荐一筐人才,不是一筐胡萝卜。

不仔细些,推荐错了人又可以怪他咯?  

太祖虽征伐在外,军国事皆与彧筹焉。太祖问彧:“谁能代卿为我谋者?”彧言“荀攸、钟繇”。先是,彧言策谋士,进戏志才。志才卒,又进郭嘉。

 

前后所举者,命世大才,邦邑则荀攸、锺繇、陈群,海内则司马宣王,及引致当世知名郗虑、华歆、王朗、荀悦、杜袭、辛毗、赵俨之俦,终为卿相,以十数人。

 

操每征伐在外,其军国之事,皆与彧筹焉,彧又进操计谋之士从子攸,及钟繇、郭嘉、陈群、杜袭、司马懿、戏志才等,皆称其举。

 

荀彧进之太祖,太祖以畿为司空司直,迁护羌校尉,使持节,领西平太守。

 

请注意,他送人都是送给曹总的,可不是给献帝的。还有把赤壁战败的锅,拖延天下统一的锅扣他头上的。  

董卓之乱,求出补吏。除亢父令,遂弃官归,谓父老曰:“颖川,四战之地也,天下有变,常为兵冲,宜亟去之,无久留。”乡人多怀土犹豫。

 

彧报曰:“辄白曹公,公文下郡,绵绢悉以还民。”上下欢喜,郡内遂安。

 

我拜托那些人睁大眼睛看清楚!文若预见了战争,家乡会是战乱之地,通知家乡的百姓撤退(然而老百姓不愿意离开故土,这不能怪他,他还能绑了人家吗?),爱惜民力(把绵绢全数退还百姓)。

赤壁之战,贾诩劝了曹总不要打,曹总不听有啥办法,后来锅甩得还挺顺手的hhhhhh天灾加人祸,文若远在后方能怎么办?

如果拖延天下一统最受苦的会是谁?不就是老百姓吗?以文若的智商他会不明白?以文若的人品干得出这事儿?

可以的,这种损招只有某些人才想得到少扣他头上!谢谢!

7. 烧信这事儿吧(《彧别传》曰:彧自为尚书令,常以书陈事,临薨,皆焚毁之,故奇策密谋不得尽闻也。),从理性角度来看,文若有一些机密文件需要处理,保密习惯而已,因为陈群女婿也干过这事儿:裴注陈群传《魏书》曰:群前后数密陈得失,每上封事,辄削其草,时人及其子弟莫能知也。再看看荀攸大侄子的口风有多紧:攸深密有智防,自从太祖征伐,常谋谟帷幄,时人及子弟莫知其所言。

 

嗯……但是全部焚确实有点情绪在里面,包含了感性因素和理性因素……

 

第一,文若付出了自己的人生,他的哥哥们和亲戚朋友们全在曹营,不得不跟曹总背道而驰,大概会产生心理落差。第二,他的理想,我最喜欢的说法是天下一统。曹总不征战而向内求权,确实会伤害到他。他拒绝了那么大块的利益(且使魏武为帝,则彧为佐命元功,与萧何同赏矣),在意的从来不是钱。自己能拒绝,为什么曹总不行?不过文若大概也明白,曹总为了争天下付出太多,他不攫取利益安抚不了集团的利益诉求,也无法对家里人交代。前两种说法是伤心的。第三,对于my彧儿烧信的观点,最喜欢的说法是(不是不能忍受曹总继续做下去,而是不能忍受自己陪曹总一起做下去。我不是对你失望,我是过不了自己这关。)

 

8. 而且怎么说,文若长期呆后方与各个势力接触,他知道称公会有多大的压力,会有多少人想杀曹总,会造成多少伤亡(耿纪文若一早就冲突过,文若质问他:有国士而不进,何以居位?结果真特么出事儿了)。

 

尚书令荀彧与纪比屋,夜闻畿言,异之,旦遣人谓纪曰:“有国士而不进,何以居位?”既见畿,如旧相识者,遂进畿于朝。

 

纪以操将篡汉,建安二十三年,与大医令吉桧、丞相司直韦晃谋起兵诛操,不克,夷三族。

 

不知道文若眼光有多可怕的,可以数数他推荐的人:荀攸、钟繇、郭嘉、陈群、杜袭、司马懿、戏志才,杜畿等等。他拥有一双火眼金睛,察觉得到许多潜在的危险(比如早早预料到战乱之地不可久留,举家搬迁),他也许看穿了曹总在战败之后的攫取利益动作根本不明智,会造成内部动乱,会有人想杀曹总(耿纪最后没成功,可是万一成功了呢,谁能付得起代价)。人啊,有时候太聪明了也不好,看清太多心会累的。

9. 名声是个很大的问题。

大家觉得文若是这个画风:

曹总是这个画风:

诚然,文若是个爱惜羽毛,在意名声的人(众人其谓我何邪!)。劝曹总别再屠城,也是在意曹总的名声啊(“前讨徐州,威罚实行,其子弟念父兄之耻,必人自为守,无降心,就能破之,尚不可有也。”)。

连贾充都怕自己的谥号难听,大家都是读四书五经的古代人,谁还能坏得袒蛋蛋?

你以为曹总真不在乎?

最初是曹总自己说的:今兵以义动,持疑而不进,失天下之望,窃为诸君耻之!

如果曹总不在乎,那他为什么搞让县自明本志令(后徵为都尉,迁典军校尉,意遂更欲为国家讨贼立功,欲望封侯作征西将军,然后题墓道言汉故征西将军曹侯之墓”,此其志也。),说什么周文王(若天命在吾,吾为周文王矣)。

 

10. 文若一直努力让曹总成为个更好的主公,等文若死后,曹总能搞出真·冤案(初,太祖性忌,有所不堪者,鲁国孔融、南阳许攸、娄圭,皆以恃旧不虔见诛。而琰最为世所痛惜,至今冤之。),大概是能劝的人不想劝,想劝的人没资格造成的。

 

《魏略》曰:明帝时,崔林尝与司空陈群共论冀州人士,称琰为首。群以“智不存身”贬之。林曰:“大丈夫为有邂逅耳,即如卿诸人,良足贵乎!”

 

陈群评论崔琰"智不存身",从中可以看出my彧儿还真不可能是曹总杀的(长文敢这么说,一副毫无心理负担的样子。文若的死如果是曹总拿空食盒暗示的,长文都不能说出这种话,因为崔琰也同样被暗示过。后世老拿文若崔琰孔融一起比较,突出曹总的好杀,那就以毒攻毒咯~)。
如果是空食盒暗示死,那简直是在打脸。而陈女婿可能打他岳父的脸吗?
陈家和荀家几代交情哦~陈群对荀彧的评价是这样的哦~陈群:荀文若、公达、休若、友若、仲豫,当今并无对。文若的儿子们都是陈女婿照顾的哦~

提问者to陈群:长文,你会打苟或的脸吗?

陈群to提问者:  

还可以看出大魏风纪委陈群可不是好惹的主儿,私下的吐槽挺厉害,分分钟噎死个人。以后都别以为长文好欺负了,你们毕竟图样明白我的意思伐。
我觉得文若选女婿的眼光真是清奇,长文看起来严肃认真负责,内里有个搞搞毒舌的小宇宙,而且后发力挺强。长文在大备备那儿呆过,听了女婿的话,文若估计对大备备也有所了解,所以……遛狗组合别想惹。
 

曹荀的关系复杂到一定程度。

首先,是文若主动找到曹总的,曹总对他有赏识之恩,文若对曹总又何尝没有知遇之恩(彧去绍从太祖。太祖大悦曰:吾之子房也。)。

其次,文若在朝廷是曹总的代言人,在曹营是小皇帝的门面,曹总对文若来说是主公明主,文若对曹总来说是老师朋友(以太祖之聪明,每有大事,常先谘之荀君,是则古师友之义也。)。

最后,他们两个还联姻了,又是亲家(太祖以女妻彧长子恽,后称安阳公主。)。

很多人分析的时候,常常揪住其中一种关系不放,然后得出完全不同的结论。荀文若就是这么神奇的男人,在分析某件事的时候,稍稍往某一方关系偏,结果会差十万八千里。

!!!哪怕真是同一件事!!!

 

最可怕的来了,我跟白露筒子讨论时搞出来的———————————

世人只知道曹总是个人妻控  

却不知道他还能玩得更高级些~~↓↓↓
孔桂,性便妍,晓博弈,蹋鞠,魏祖爱之,在左右,出入随从。桂察太祖意欢乐,因言次,曲有所陈,事多见从,数得赏赐,又多馈遗,桂因此侯服玉食。太祖既爱桂,五官将及诸侯亦皆亲之。

 

孔桂和曹操在【断I袖I文I编:中I国I古I代I同I性I恋I史I料I集I成】和【情I史.情I外】里被收录了,最近我又收了一个txt的古代断袖总结,又又又有他们两个。已经不是猜测是基的问题,这根本就是基hhhhhh
孔桂筒子存在的意义在于:盖章曹孟德是个好各色美人的双性恋。(双异性恋可以对同性产生爱情,但更多时候比较偏向异性。)
 

而文若居然是个小曹总八岁的大美人  

从他受欢迎的程度来看,男女通吃老少皆宜。

咳!这特么就很尴尬了

贴个文若外貌的总结:我是哲学的小链接~

贴个文若受欢迎的总结:我是哲学的小链接~

 

你说曹总想不想呢?换作是你,一个瑰姿奇表的聪明体贴的懂你知你的感情很深的人,你们有二十年时间不停接触,不会有点想法?而且他还香得不行,喵喵喵?

曹总:   
 

曹总:文若,我真的想跟你过下去。
文若:没权要你的爱干什么?当你的男宠吗?
曹总:…………嗯……那个……真的可以吗?
文若:当然不行。
#哈哈哈开个脑洞小剧场#

哪怕真历史向,曹荀发生点什么,也算有理有据令人信服hhhhhh不发生的唯一原因就是:曹总怂了hhhhhh对于曹总来说,荀文若毕竟是荀文若啊。

更何况文若的台词是这样的:   

我说过喜欢束缚文若的一切,恩情亲情友情甚至爱情都不会是一个人生命的全部。从个人口味来讲,我不喜欢爱情大过天的西皮观,而且这种西皮观对曹总或是文若都不现实。除了对曹总的感情,他还多的是事情要做,有的是责任要背负,曹总亦然(他们两人很平衡)。

可是也不能因此就否认曹荀的感情。

 

爱你不是全部。

爱你和支持你是两回事。

一味的赞同并不是支持

 

!!!这三句话,熟读并背诵!!!

 

最后点一首《江湖笑》,[曹to荀 and 荀to曹]:

江湖笑 恩怨了  人过招 笑藏刀

 

红尘笑 笑寂寥  心太高 到不了

 

明月照   路迢迢  人会老  心不老

 

爱不到   放不掉  忘不了  你的好

 

看似花非花 雾非雾

 

滔滔江水留不住

 

一身豪情壮志 铁傲骨

 

原来英雄是孤独

 

江湖笑 爱逍遥  琴或萧 酒来倒

 

仰天笑 全忘了  潇洒如风轻飘飘

 

江湖笑 爱逍遥  爱或恨 都不要

 

仰天笑 全忘了  潇洒如风轻飘飘

 

PS:是我征求意见的时间太短了么?那我的魔性表情包还是自己留着好了。

  

文言文资料都是度娘来的,有些来自度娘百科。

感谢各位太太平日的积累,欢快甩链接的感觉真棒~感谢妙妙的年表~

评论(89)

热度(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