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节操→_→

雾里看花没有发生任何事

吐槽向2:【荀彧身边的男人们】

虽然入坑西皮是曹荀,但是我非常理解曹all。特别理解曹总大开后宫,倒不是因为什么大气开明,曹all有理有据历史向,而是因为我彧压根没闲着。

曾经有筒子抛出了有理有据的问题:荀文若受欢迎究竟是不是因为大家都看脸?那时的我还没有粉似黑,于是脑中回荡的是:怎么能这么说呢,文若心灵美,还有实力啊智慧啊什么什么的,怎么能是外表这种肤浅的东西?

如今的我只能用这张图甩给当年毕竟图样的我:能当偶像派谁特么想当实力派啊!苏一把“荀但有貌”“彧有仪容”“清秀通雅”“其人伟美”“瑰姿奇表”“荀令留香”

好了,发完疯了,下面开始罗列一下我彧身边的男人们。曹总是大家熟悉的,就不说了。

呃呃呃呃呃呃呃呃,等一下,曹总别梦中杀人,因为要说你得单独成篇地吐槽你跟荀文若绵绵不绝的狗血。

①钟繇,字元常。钟繇外号钟爹,因为有钟会这个牛13的儿子。不过我还是喜欢称元常为钟师傅,他比双荀都大,而且师傅这外号听起来好亲切2333。“夫明君师臣,其次友之。以太祖之聪明,每有大事,常先谘之荀君,是则古师友之义也。吾等受命而行,犹或不尽,相去顾不远邪!”因为这段话一度让我以为钟师傅是推曹荀的,后来发现钟师傅对左揽公达右抱文若非常上心(废话,谁能对双荀不上心)。

因为钟家荀家陈家各种千丝万缕的关系,这几家根本就是世交,钟繇荀彧荀攸陈群这四位都可以组成颍川F4了(天呐我的脑洞)。

“太祖既数听荀彧之称繇”“太祖问彧:“谁能代卿为我谋者?”彧言“荀攸、锺繇”“太祖素闻攸名,与语大悦,谓荀彧,锺繇”“彧曰:锺繇可属以西事。则公无忧矣。”“锺繇以为颜子既没,能备九德,不贰其过,唯荀彧然。”“昔(锺繇)与文若奉事先帝”

这一堆的片段里可以看出他们两人多年来的感情,文若看重欣赏钟师傅,钟师傅对这个明明比自己小十二岁的文若花式么么哒。

钟师傅确实很给力,官渡与袁绍相持时,钟师傅送去两千匹马。太祖在官渡,与袁绍相持,繇送马二千馀匹给军。太祖与繇书曰:“得所送马,甚应其急。关右平定,朝廷无西顾之忧,足下之勋也。昔萧何镇守关中,足食成军,亦适当尔。”曹总赞赏钟师傅当年萧何镇守关中,粮草充足,以至大军获胜,也不过与您的功劳相当。

很萌的一点就是,钟师傅有什么不懂的都会去请教文若和公达,看主公怒了问文若咋回事(太祖大怒,出入动静变於常,众皆谓以失利於张绣故也。钟繇以问彧),觉得没问题了的事拿去请教公达,公达会帮他改进(攸与锺繇善,繇言:“我每有所行,反覆思惟,自谓无以易;以咨公达,辄复过人意。”)。双荀虽然不是啥脾气不好的人,但他们的身份摆在那儿也不是谁都帮的,跟钟师傅是怎样的关系好才毫不避讳地发挥人妻属性帮他解决各种问题2333。而且大家都支持恢复肉刑,颍川F4的脑回路是一致的。围脖上有钟会和荀彧的王佐组的图(因为他们分别被司马昭和曹操夸过吾之子房)。提问:文若能跟钟会做盆友吗?我想完全可以的,就冲着他爹,文若对钟会的初始印象分得90往上吧2333。

钟师傅可以用他出色的书法写两本书,保证大卖:《我与两位人妻荀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如何当一位人生赢家》

②刘协,汉献帝。对刘协小盆友,我真是发自内心地怜惜……当皇帝不容易,当末代皇帝更不容易,明明想负责却负不了责的末代皇帝(@一下崇祯)是实力狗带的角色。

令我佩服的是刘协一生如此坎坷也不曾心理变态,不抛弃不放弃地活了下来,最后还活得挺有意义做了许多造福百姓的事,将心比心地说我根本做不到。这不得不让我为他加分,而且我觉得这应该是文若想看到的,刘协可以活得下来。

曹荀刘大三角是历史向大三角,更是个无解的大三角。尽管曹荀党,但我的观点是刘荀之间肯定有感情。《后汉书·荀彧传》:帝哀惜之,祖日为之废讌乐。《后汉书》:献帝颇好文学,悦与彧及少府孔融侍讲禁中,旦夕谈论。累迁秘书监、侍中。我彧死了之后刘协哀惜并祭祖之日不奏乐的动静,跟文若曾经谈天论道的日常,完全在昭示他们很有感情。然而感情从来不能当饭吃,该来的总会来,建安五年的衣带诏(这是官渡之战时期,当时曹荀感情应该还不错),建安十九年的诛杀伏皇后(这是文若死后两年突然暴露的事情)。最后禅让曹丕,刘协退位后去当山阳公,安心做他想做的事,悬壶济世。哪怕文若死了,满朝文武的颍川势力也没倒下去,那些利益上屈服了心里不定怎么想的臣子们(以华歆为例,华歆搜捕诛杀伏皇后,但在曹丕真的代汉后跟陈群一起苦瓜脸)是比忧郁的眼睛更可怕的力量,再加上蜀吴,内外的压力让曹总无法前进,也保住了刘协小盆友的命。

刘荀被吐槽过,这西皮真的能成吗,分分钟被曹总一起锁进铜雀台的节奏。然而我还是有点萌他们,若不是坑爹的时代背景,他们值得更好的结局。

③曹丕,字子桓(是子桓,不是子恒啊筒子们)。其实一开始让子桓玩小妈,我是拒绝的。

但在被科普了熏香梗和一笑倾城梗之后,我表现子桓你随便玩小wen妈ruo。

熏香梗是这样的:《魏志·朱建平传》:帝将乘马,马恶衣香,惊啮文帝膝。子桓用错了香型,坐骑不习惯,咬了他的膝盖一口。再联系下留香三日的文若,我觉得你们可以交流一下熏香心得,避免再发生这么囧的事情。

一笑倾城梗来源: 《典论》:后军南征,次曲蠡,尚书令荀彧奉使犒军,见余,谈论之末,彧言:“闻君善左右射,此实难能。”余言执事未睹夫项发口纵,俯马蹄而仰月支也。彧喜笑曰:“乃尔。”子桓记载的文若劳军,这里的时间有说是建安十三年有说是建安十七年,后者更狗血一点,反正大家随意。槽点在于两人扒拉扒拉地谈论一番之末,文若夸tiao奖xi子桓射箭可以左右开弓,子桓来了一串“这算什么你还没见过更厉害的”孩子气自夸,得瑟得不得了,惹得文若笑了起来说这样啊。啧啧啧,这气氛好得哟,见惯了公事中出现的正经型文若,突然瞅见子桓这边的闲闲散散的开朗型文若,真是不忍直视。  

还有记载《三国志魏书十荀彧攸贾诩传》:初,文帝与平原侯植并有拟论,文帝曲礼事彧。及彧卒,恽又与植善,而与夏侯尚不穆,文帝深恨恽。这一段的槽点就是子桓对文若非常好(上面的记载证明子桓和文若确实相处得还不错),等文若死了之后他的长子荀恽与曹植亲善,这种——我辣么喜欢你爹你竟然不喜欢我???——的纠结感,真是让子桓心碎太平洋。但是太子四友(子桓的心腹)里就有司马懿、陈群两位明显的文若粉儿,跟荀恽的不合应该不会影响子桓对文若的看法,充斥在子桓心中并反复循环的大概就是-- 寒叶飘逸洒满我的脸……

④曹植,字子建。感叹一下,三曹没有一个逃过了荀文若的魔爪。

子建在文若死后为他写的《光禄大夫荀侯诔》:如冰之清,如玉之洁;法而不威,和而不亵。百寮唏嘘,天子沾缨。机女投杼,农夫辍耕。轮结辙而不转,马悲鸣而倚衡。

让人吐血的是,这就是冰清玉洁的典故之一啊啊啊啊啊啊,冰清玉洁形容像冰一样清明澄澈,像玉一样洁白无瑕。也常用作形容人品高尚、德行高洁。一般形容女子,但也可以形容男子的品行【来自度娘】。

更让人吐血的是,我在一篇论文里看见一本正经地说子建给文若写的诔比给自己亲爹写的还情真意切(曹总会半夜来找作者的……),看得我一愣一愣的,还从中分析丕植之争里文若站的是曹植队(讲道理,我觉得文若并没有站队,以他的地位完全可以躺着不动)。

最让人吐血的是,从《光禄大夫荀侯诔》中读出了《芙蓉女儿诔》的感觉的筒子。

忆女儿曩生之昔,其为质则金玉不足喻其贵,其为性则冰雪不足喻其洁,其为神则星日不足喻其精,其为貌则花月不足喻其色。姊娣悉慕媖娴,妪媪咸仰惠德。…眉黛烟青,昨犹我画;指环玉冷,今倩谁温?鼎炉之剩药犹存,襟泪之余痕尚渍。镜分鸾别,愁开麝月之奁;梳化龙飞,哀折檀云之齿。委金钿于草莽,拾翠盒于尘埃。楼空鳷鹊,徒悬七夕之针;带断鸳鸯,谁续五丝之缕?…

这篇诔文悼念晴雯,以金玉、冰雪、星日、花月等比喻,赞美晴雯的高尚品质和情操。晴雯人格悲剧的明写,也是对黛玉人格悲剧的暗写。突然想到了荀lin文dai若yu焚稿断痴情23333,呃好吧,如果子建写的诔不遗失那么多,说不定真的会像。子建大吼我不过是写个诔,你们要不要搞出那么多联想与幺蛾子。好了,我们放过子建吧,下一位。

 

⑤司马懿,字仲达。可以的可以的,汉魏晋一个都不放过,简直坐火箭上天。

举荐梗的来源:

司马宣王常称书传远事,吾自耳目所从闻见,逮百数十年间,贤才未有及荀令君者也。前后所举者,命世大才,邦邑则荀攸、锺繇、陈群,海内则司马宣王,及引致当世知名郗虑、华歆、王朗、荀悦、杜袭、辛毗、赵俨之俦,终为卿相,以十数人。

操每征伐在外,其军国之事,皆与彧筹焉,彧又进操计谋之士从子攸,及钟繇、郭嘉、陈群、杜袭、司马懿、戏志才等,皆称其举。

这两位的奸情来源就是仲达那句话: “书传远事,吾自耳目所从闻见,逮百数十年间,贤才未有及荀令君者也。”呃…这种话,我个文若脑残粉都不好意思说的,筒子们请注意“常称”是什么意思,仲达不但说还经常说,还流传下来了真是…好羞耻…咳,好了好了,我知道文若在仲达心中是什么形象了。  

我无法相信文若在曹总心中是纯元形象(曹荀之间的感情太复杂了,曹总啥黑暗面文若是没见过的,人肉啊屠城啊杀孔融全家啊都见过,他们之间的感情不能更深刻,比啥啥啥白月光朱砂痣深刻多了),我可以相信文若在仲达心中是纯元形象or白月光(仲达见文若的时候,文若已经是高大全伟光正的荀令君)。

仲达不但光明正大地粉,还要对着文若的儿子显示一下自己的属性。《三国志魏书十荀彧攸贾诩传》:晋阳秋曰:顗字景倩,幼为姊夫陈群所异。博学洽闻,意思慎密。司马宣王见顗,奇之,曰:“荀令君之子也。”仲达看着文若的儿子荀顗,奇之(奇之真是无法翻译,无法译出那种一言难尽的感觉),感叹你真是荀令君的儿子啊。鉴于荀顗后来干的那些事情,仲达你真是大粉似黑啊23333,不过那时候谁知道荀顗能干出啥事呢,仲达当时肯定是真心觉得莞莞类卿(噗)。

还得提一下荀家的牛13亲属关系,当初看到这位的时候我吓cry了:

荀霬的父亲荀恽是东汉尚书令、曹营谋士荀彧的嗣子,袭爵万岁亭侯,娶魏武帝曹操的女儿安阳公主。太祖以女妻彧长子恽,后称安阳公主。荀恽和魏文帝曹丕关系差,但荀霬作为外甥受到曹丕的宠待。恽早卒,子甝、霬。以外甥故犹宠待。荀霬娶晋宣帝司马懿和宣穆皇后张春华的女儿南阳公主,南阳公主是司马师、司马昭的妹妹,荀霬和他们亲近友善。霬妻,司马景王、文王之妹也,二王皆与亲善。

你为何这么叼??????????????这投胎技术不能更好。

⑥华佗,字元化。这位在1983年版的电影《华佗与曹操》里跟文若关系匪浅,文若作为人型死亡笔记本,践行着“荐个死个”的精神把华佗推荐给了犯头风的曹总。在最后文若还想帮华佗逃走,然而并没有成功,华佗万般无奈烧医书的时候,弹幕飘过:没关系,你的老朋友文若不久后也会烧信的。喂喂喂,人生已经如此艰难有些事情为何要拆穿,看得人一嘴的玻璃渣。指个路: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630784/

这是电影,真实情况是:《华佗传》:后太祖亲理,得病笃重,使佗专视。佗曰:“此近难济,恒事攻治,可延岁月。”佗久远家思归,因曰:“当得家书方,欲暂还耳。”到家,辞以妻病,数乞期不反。太祖累书呼,又敕郡县发遣,佗恃能厌食事,犹不上道。太祖大怒,使人往检;若妻信病,赐小豆四十斛,宽假限日;若其虚诈,便收送之。于是传付许狱,考验首服。荀彧请曰:“佗术实工,人命所悬,宜含宥之。”太祖曰:“不忧,天下当无此鼠辈耶?”遂考竟佗。佗临死,出一卷书与狱吏,曰:“此可以活人。”吏畏法不受,佗亦不强,索火烧之。佗死后,太祖头风未除。太祖曰:“佗能愈此。小人养吾病,欲以自重,然吾不杀此子,亦终当不为我断此根原耳。”及后爱子仓舒病困,太祖叹曰:“吾悔杀华佗,令此儿强死也。”也就是说,文若在要杀华佗的时候拦了一下曹总,很罕见的,曹总居然没听他的,要知道除了魏公那件事,曹总也就这件事没听文若的,其他时候全言听计从。突然想到后来悬壶济世的刘协,文若喜欢医生啊……可以理解,乱世生灵涂炭,医生是何等宝贵的救人性命的资源。虽然常常开玩笑说文若是黑莲花,但是他确实莲花,你说这种事情对他有什么好处?没有好处的事,还得正面肛曹总,就因为他觉得是对的,便义无反顾地去做。然而文若确实是对的,治病救人的医生不能随便杀,因为曹冲的死,曹总后来也后悔杀华佗了。

 

⑦杜畿,字伯侯。这是一个文若听墙角听过来的人才。之所以要说他跟华佗,是因为我觉得从中可以看出文若的真诚,我说过他发展颍川势力有一个客观原因:你不推荐熟识的,有才的,有名的人,你还能推荐谁?从推荐杜畿这个非颍川人才可以看出,文若真心爱才。我粉文若,常常感受到他身上的矛盾。你说他心狠又有点腹黑,但是冷不丁地你会被他的善良和纯粹闪到双眼。温和又有点距离感,但是有些时候你会真心实意地被他的盲目和倔强萌得倒地不起。真是一个迷の男子。好想好想  

尚书令荀彧与纪比屋,夜闻畿言,异之,旦遣人谓纪曰:“有国士而不进,何以居位?”既见畿,如旧相识者,遂进畿于朝。

杜畿晚上跑到耿纪(这位筒子后来搞出了个大新闻:纪以操将篡汉,建安二十三年,与大医令吉桧、丞相司直韦晃谋起兵诛操,不克,夷三族。)家里聊天,谈论时事,谈论时声音洪亮,隔壁人家都能听见。隔壁住的是尚书令荀彧,杜畿一谈论,荀彧就在隔壁支着耳朵听。听了几次,了解到杜畿的才能,就派人找到耿纪,质问道:“有国士而不进,何以居位?”荀彧和杜畿谈了几次,双方处得像老朋友一样。于是,荀彧把杜畿推荐给了曹操。

会天下乱下,遂弃官客荆州,建安中乃还。荀彧进之太祖,太祖以畿为司空司直,迁护羌校尉,使持节,领西平太守。

曹操任命杜畿为司空司直。曹操当时担任司空,相当于丞相。司空司直,就等于是曹操身边的亲信。过了不久,曹操给杜畿任命了重要的官职,西平太守。

太祖既定河北,而高干举并州反。时河东太守王邑被征,河东人卫固、范先外以请邑为名,而内实与干通谋。太祖谓荀彧曰:“关西诸将,恃险与马,征必为乱。张晟寇肴、渑间,南通刘表,固等因之,吾恐其为害深。河东被山带河,四邻多变,当今天下之要地也。君为我举萧何、寇恂以镇之。”彧曰:“杜畿其人也。”于是追拜畿为河东太守。固等使兵数千人绝陕津,畿至不得渡。”……遂诡道从郖津度。

河东郡是一个非常重要而且敏感的战略位置。河东郡本属钟繇管辖,所以河东郡属于曹操的势力范围。并州刺史高干是袁绍的外甥,并州属于袁氏的势力范围。在曹操与袁氏争锋的时代,袁曹双方都想得到关西马腾、韩遂的支持。袁绍一方,要想与马腾、韩遂势力接触,就必须争夺河东郡。所以,高干委派郭援为河东太守,带兵进攻河东,试图赶走朝廷任命的河东太守王邑。钟繇争取到了马腾韩遂的支持,率兵反击,杀了郭援(很狗血的一点是:援,锺繇之甥。德晚后於鞬中出一头,繇见之而哭。德谢繇,繇曰:“援虽我甥,乃国贼也。卿何谢之?”郭援是钟繇的外甥,被马腾手下庞德亲手所杀。钟繇见郭援首级后哭泣,庞德向他谢罪,钟繇说:“郭援虽是我的外甥,但他是国贼,你何须谢罪呢?),击退了袁氏的部队,河东暂时安宁下来。河东太守王邑不是曹操的亲信,曹操为了加强对河东郡的控制,尽管王邑深得民心,也必须把他调开,另派一位亲信担任河东太守。曹操要求荀彧推荐一位像西汉萧何、东汉寇恂那样能独当一面的人才,镇守河东。荀彧仍然推荐了杜畿,说他“勇足以当大难,智能应变”。原太守王邑不愿意被征调离职,他派了几千兵马,阻断黄河渡口,不让杜畿入境上任。……杜畿自己绕道黄河郖津渡,进入河东境内,单车上任。

荀文若的火眼金睛啊,杜畿史料记载是 “畿在河东十六年,常为天下最。”陈寿对他的评价是 “杜畿宽猛克济,惠以康民。” 杜畿结合了儒、道两家的特点,既宽惠爱民,又清静无为,总之是个非常非常厉害的人物,再感叹一下, 荀文若的火眼金睛啊啊啊啊啊。杜畿到了河东郡后的种种作为,大家可以百度一下,这里就不展开了。 

⑧程昱,字仲德。⑨夏侯惇,字元让。这两位可以合称为“那一夜我没有拒绝你”组吗?

好了,说正经的。先说程昱,日立美人(长八尺三寸,美须髯。):

太祖征徐州,使昱与荀彧留守鄄城。张邈等叛迎吕布,郡县响应,唯鄄城、范、东阿不动。布军降者,言陈宫欲自将兵取东阿,又使氾嶷取范,吏民皆恐。彧谓昱曰:“今兖州反,唯有此三城。宫等以重兵临之,非有以深结其心,三城必动。君,民之望也,归而说之,殆可!

(荀彧)又与程昱计,使说范、东阿,卒全三城,以待太祖。太祖自徐州还击布濮阳,布东走。二年夏,太祖军乘氏,大饥,人相食。

初,曹操乏食,昱略其本县,供三日粮,颇杂以人脯,由是失朝望,故位不至公。

昱曰:“意者将军殆临事而惧,不然何虑之不深也!夫袁绍据燕、赵之地,有并天下之心,而智不能济也。将军自度能为之下乎?将军以龙虎之威,可为韩、彭之事邪?今兖州虽残,尚有三城。能战之士,不下万人。以将军之神武,与文若、昱等,收而用之,霸王之业可成也。原将军更虑之!”太祖乃止。

大家可以从上面那些史料看出,文若跟日立是共患难的关系,他们共同留守鄄城,文若出去说郭贡,日立出去保全三城,等这一劫过去了,又闹饥荒,饥荒到人相食。日立被传用人肉当军粮,话说这个史料是孤证,如果日立并没有干这事那他真是冤死了2333。从此食人狂魔程日立的名声传出去了。等情况危急到曹总都有点动摇的时候,日立拦住曹总和袁绍连合,抬出将军的神武,再加上文若和我,霸王之业可成。文若跟日立真是拼了命,什么蝗虫啊饥荒啊大敌当前啊全挺过去了,何等可怕的创业精神。大家都懂,患难中培养的感情那是杠杠的,下面就看看日立和文若的感情如何:

魏书曰:昱少时常梦上泰山,两手捧日。昱私异之,以语荀彧。及兖州反,赖昱得完三城。於是彧以昱梦白太祖。太祖曰:“卿当终为吾腹心。”昱本名立,太祖乃加其上“日”,更名昱也。

程昱少年时候,经常梦见自己登上泰山以两手捧日。程昱自觉奇异,曾向荀彧说出这事。在兖州动乱之时,全赖程昱奔走筹谋,鄄城等三个县城才得以保全。这时候荀彧把程昱之梦告诉曹操。曹操听后,便向程昱说:“卿当终为吾腹心。”当时程昱仍是叫作“程立”,曹操顺应梦兆,于其“立”字上加一个“日”字,“程立”于是正式改名为“程昱”。

文若跟日立的关系真是好得很,在古代“泰山”“太阳”象征着什么不用多说,日立把自己的梦向文若诉说,等他们挺过大劫之后,文若把日立的梦告诉曹总,曹总听后更加信任倚重日立了,日立也正式改名了。连名字都跟你有关的好盆友啊!!!

虽然“昱性刚戾,与人多迕。”,但是他跟文若的相处真的很不错,这算是双标吗233333。

然后,再讲一讲惇叔:

彧知邈为乱,即勒兵设备,驰召东郡太守夏侯惇,而兖州诸城皆应布矣。时太祖悉军攻谦,留守兵少,而督将大吏多与邈、宫通谋。惇至,其夜诛谋叛者数十人,众乃定。豫州刺史郭贡帅众数万来至城下,或言与吕布同谋,众甚惧。贡求见彧,彧将往。惇等曰:“君,一州镇也,往必危,不可。”彧曰:“贡与邈等,分非素结也,今来速,计必未定;及其未定说之,纵不为用,可使中立,若先疑之,彼将怒而成计。”贡见彧无惧意,谓鄄城未易攻,遂引兵去。

惇等曰:“君,一州镇也,往必危,不可。”这有没有一种“夫人你不能去,你死了我怎么向曹总交代啊”的感觉hhhhh。文若对于惇叔的阻拦没有硬肛,而是摆事实讲道理,文若的为人之道就是这样,真的蛮讨人喜欢。等文若真说退了大军还安全回来了,相信惇叔对这个看起来战斗力只有5的文官,会刮目相看。

还有一个梗,不知道能不能算得上惇荀,还是算曹荀吧:

《魏书》:时诸将皆受魏官号,惇独汉官,乃上疏自陈不当不臣之礼。太祖曰:“吾闻太上师臣,其次友臣。夫臣者,贵德之人也,区区之魏,而臣足以屈君乎?”惇固请,乃拜为前将军。

当时各将领都受与魏的官号,只有夏侯惇仍受前将军的汉官官职,便上书希望曹操封他魏官,表明他是忠于魏。但曹操却认为夏侯惇与他同为汉官,大家是友臣,夏侯惇怎能屈就魏的官号,夏侯惇便受任,可见他深得曹操重用、信任,在当时无人能及。再联系下钟师傅说曹荀的 “夫明君师臣,其次友之。以太祖之聪明,每有大事,常先谘之荀君,是则古师友之义也。”细思恐极,曹总你是真的对荀文若的死有心理阴影吗?曹总不至于试探忠心耿耿的惇叔,估计他是真心实意地觉得爱的最高境界是友臣,文若因为汉魏的事情死了,不能再用这件事为难他同样在乎的惇叔,但是惇叔表示:excuse me?我又不是荀文若,你醒一醒。  

⑩戏志才,字不详,或志才为字,名不详。⑪郭嘉,字奉孝。这两位可以合称为“颍川初恋”组吗?

彧言策谋士,进戏志才。志才卒,又进郭嘉。

先是时,颍川戏志才,筹画士也,太祖甚器之。早卒。太祖与荀彧书曰:“自志才亡后,莫可与计事者。汝、颍固多奇士,谁可以继之?”彧荐嘉。召见,论天下事。太祖曰:“使孤成大业者,必此人也。”嘉出,亦喜曰:“真吾主也。”

其实比起奉孝,我觉得志才更可能是寒门,奉孝怎么说都在本初那里呆了一下下,就本初那被文若花式吐槽的个性,如果奉孝是寒门连门都不让进的。志才的史料实在太少了,YY也YY不出什么,不过也就跟文若能拉出西皮了,跟其他人更是没一毛钱关系。  

文若跟奉孝,除了举荐关系,他们的四胜四败和十胜十败也蛮闪的。

自太祖之迎天子也,袁绍内怀不服。绍既并河朔,天下畏其强。太祖方东忧吕布,南拒张绣,而绣败太祖军於宛。绍益骄,与太祖书,其辞悖慢。太祖大怒,出入动静变於常,众皆谓以失利於张绣故也。锺繇以问彧,彧曰:“公之聪明,必不追咎往事,殆有他虑。”则见太祖问之,太祖乃以绍书示彧,曰:“今将讨不义,而力不敌,何如?”彧曰:“古之成败者,诚有其才,虽弱必强,苟非其人,虽强易弱,刘、项之存亡,足以观矣。今与公争天下者,唯袁绍尔。绍貌外宽而内忌,任人而疑其心,公明达不拘,唯才所宜,此度胜也绍迟重少决,失在后机,公能断大事,应变无方,此谋胜也绍御军宽缓,法令不立,士卒虽寡,其实难用,公法令既明,赏罚必行,士卒虽寡,皆争致死,此武胜也绍凭世资,从容饰智,以收名誉,故士之寡能好问者多归之,公以至仁待人,推诚心不为虚美,行己谨俭,而与有功者无所吝惜,故天下忠正效实之士咸原为用,此德胜也。夫以四胜辅天子,扶义征伐,谁敢不从?绍之强其何能为!”太祖悦。彧曰:“不先取吕布,河北亦未易图也。”太祖曰:“然。吾所惑者,又恐绍侵扰关中,乱羌、胡,南诱蜀汉,是我独以兖、豫抗天下六分之五也。为将奈何?”彧曰:“关中将帅以十数,莫能相一,唯韩遂、马超最强。彼见山东方争,必各拥众自保。今若抚以恩德,遣使连和,相持虽不能久安,比公安定山东,足以不动。锺繇可属以西事。则公无忧矣。

傅子曰:太祖谓嘉曰:“本初拥冀州之众,青、并从之,地广兵强,而数为不逊。吾欲讨之,力不敌,如何?”对曰:“刘、项之不敌,公所知也。汉祖唯智胜;项羽虽强,终为所禽。嘉窃料之,绍有十败,公有十胜,虽兵强,无能为也。绍繁礼多仪,公体任自然,此道胜一也。绍以逆动,公奉顺以率天下,此义胜二也。汉末政失於宽,绍以宽济宽,故不摄,公纠之以猛而上下知制,此治胜三也。绍外宽内忌,用人而疑之,所任唯亲戚子弟,公外易简而内机明,用人无疑,唯才所宜,不间远近,此度胜四也。绍多谋少决,失在后事,公策得辄行,应变无穷,此谋胜五也。绍因累世之资,高议揖让以收名誉,士之好言饰外者多归之,公以至心待人,推诚而行,不为虚美,以俭率下,与有功者无所吝,士之忠正远见而有实者皆原为用,此德胜六也。绍见人饥寒,恤念之形于颜色,其所不见,虑或不及也,所谓妇人之仁耳,公於目前小事,时有所忽,至於大事,与四海接,恩之所加,皆过其望,虽所不见,虑之所周,无不济也,此仁胜七也。绍大臣争权,谗言惑乱,公御下以道,浸润不行,此明胜八也。绍是非不可知,公所是进之以礼,所不是正之以法,此文胜九也。绍好为虚势,不知兵要,公以少克众,用兵如神,军人恃之,敌人畏之,此武胜十也。”太祖笑曰:“如卿所言,孤何德以堪之也!”嘉又曰:“绍方北击公孙瓒,可因其远征,东取吕布。不先取布,若绍为寇,布为之援,此深害也。”太祖曰:“然。”-

再然后就是奉孝的死了,其实从曹总寄给文若的信也可以看出奉孝文若的感情还不错,不然寄一个跟死者完全不熟的哀悼信给别人,还只此一份,这特么就很尴尬了。  

⑫满宠,字伯宁。⑬祢衡,字正平。这两位可以合称为“初次见你不太顺眼”组吗?

《三国志》:故太尉杨彪收付县狱,尚书令荀彧、少府孔融等并属宠:“但当受辞,勿加考掠。”宠一无所报,考讯如法。数日,求见太祖,言之曰:“杨彪考讯无他辞语。当杀者宜先彰其罪,此人有名海内,若罪不明,必大失民望,窃为明公惜之。”太祖即日赦出彪。初,彧、融闻考掠彪,皆怒,及因此得了,更善宠。

杨彪入狱,由满宠负责审问,荀彧和孔融写信求情说:“只质问,不要拷打”。满宠不作理会,如以往一样拷问,荀彧和孔融极为愤怒。数天后,满宠求见曹操并说道:“拷问杨彪没有找到罪证。如果要处决他,要找到证据才能执行。此人名于海内,若找不到证据而把他处决,会大失民心,请主公想清楚。”曹操即日把杨彪释放,荀彧和孔融对他的所作所为而对其友善。

满宠跟文若的关系用一张图表示:  

文若在史料里的各种喜怒哀乐真是够我吃很久。他对着子桓喜笑,对着满宠怒,对着曹总给他的信哀与乐,一辈子浓缩在里面,虽然还是有点模糊不清。呃,不得不说这件事情是曹总的不对,不过这件事情也让杨彪更加隐忍,他一直活到了曹总死去之后,活了八十四岁,虽然他儿子杨修就没那么好运了,曹丕对杨彪还算客气了(张溥:“霸朝初创,力更旧辄,至待山阳公以不死,礼遇汉老臣杨彪不夺其志,盛德之事,非孟德可及。”)。文若想保护的人没出大事,无论是出于稳定的大局考虑,还是出于个人感情和想法,若刘协小盆友和杨彪这样的老臣在文若心里有几分地位的话,那他们能活下来想来文若也会高兴的。

《后汉书》:或问衡曰:“盍从陈长文、司马伯达乎?”对曰:“吾焉能从屠沽儿耶!”又问:“荀文若、赵稚长云何?”衡曰:“文若可借面吊丧,稚长可使监厨请客。”

《三国志·荀彧传》裴松之注引《平原祢衡传》:衡称曹公不甚多;又见荀有仪容,赵有腹尺,因答曰:“文若可借面吊丧,稚长可使监厨请客。”其意以为荀但有貌,赵健啖肉也。

我觉得祢衡有种大黑似粉的感觉,哪有骂人说他只有一张脸可看的?求求谁来这样骂骂我233333。

祢衡和文若在我心中就是这样的:

不过祢衡的话让很多人误以为我彧是哭丧脸,他也算赢了(囧)。还要说几次那个时候吊丧都需要颜值,不是一张哭丧脸就可以去吊丧了,算了,愿意被误导也懒得多说,毕竟我彧是屌丝世仇。还看过说荀令留香是因为体臭的,明明熏香是汉官礼仪,士族风尚,大家都熏香的,荀文若偏偏出了名大概是因为他的身份和……那张脸。

所以阴暗的屌丝心理我不是很懂。

注:以上文言文都是百度来的(废话),长的文言文翻译来源于度娘百科,我截取需要部分和核对翻译,然後放上来供科普和吐槽用,所以我取的标题是吐槽向。

评论(56)

热度(819)